浙江队总经理:希望篮协出更具体的降薪文件

  • 时间:
  • 浏览:41

  新民晚报记者 李元春

  疫情影响,联赛停摆,CBA重启遥遥无期,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摆在了联盟和各俱乐部面前:没有比赛,收入锐减,球队经营压力剧增,该不该通过降薪来“解压”?

  从目前情况看,无论国外各大联赛,还是国内的中超等赛事,降薪已经是共识,同为职业赛事的CBA很难独善其身。那么CBA会制定什么降薪政策?各球队体制不一、财力不同,“降薪令”能够推行成功吗?

  节流来解压

  CBA开始考虑降薪是一个可以理解的举措。休赛期间,联赛各项收入几乎停滞,在何时“开源”尚未可知的情况下,“节流”恐怕就成了唯一可行的选项。

  本月14日,CBA公司宣布中高层管理人员将降薪,公司首席执行官降薪35%,总监及以上级别人员分别降薪15%-30%。著名篮球评论员苏群表示,在联赛尚未恢复的情况下,CBA公司希望以此次降薪为起点,带动全联盟友好协商降薪,减轻俱乐部运营压力,“现在没有哪个俱乐部敢第一个出来说想降薪,但他们的确压力非常大,所以CBA公司就带了个头。”

  确实,在比赛按下暂停键后,对CBA这样的职业联盟而言打击重大。没有赛事就几乎没有收入,如门票收入就为零,更大头的如商业赞助、冠名权益等等,或许会面临撤资、减资等风险。对于不少CBA俱乐部而言,现在几乎就是“零收入、纯支出”,其中支出的大头就是球员特别是外援的薪水。目前包括德甲、意甲、西甲在内的几大联赛,都已经达成降薪共识。而NBA也在日前宣布,从5月15日开始球员集体降薪25%。

  CBA公司CEO王大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如今各俱乐部特别需要球员的理解,需要球员从长远出发,帮助俱乐部和CBA大家庭共渡难关。“球员降薪这方面的工作,已经得到中国篮协的支持,下一步篮协将协调联赛的各个参与方共同友好协商,制定出一些指导性的意见。”

  很难一刀切

  在CBA,各俱乐部由于背景、运作方式、收入模式不尽相同,所以对于降薪的反应并不一样。总体而言,各俱乐部认同共度时艰的局面,但同时也需要更细致、更公平的规则,来更好地应对当前局面。据记者了解,目前各俱乐部依然在等待中国篮协的相关指导意见,浙江队总经理方俊就表示,“希望篮协和CBA公司出台一些更具体、可操作的降薪文件,来指导各家俱乐部具体操作。”

  如果要推进球员降薪,各俱乐部面临的第一问题就是法律问题,与球员协商可能是降薪的唯一路径。有相关法律人士表示,球员协商的主体是俱乐部,“原则上,根据劳动合同法的规定,‘调整薪酬’需要俱乐部和球员协商一致。”王大为也表示,各俱乐部要降薪需要搭建良好的协商机制,“针对类似情况,成熟的职业联赛或者有专门的政策法规,或者有球员工会协商解决的相关机制,在这方面CBA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完善。未来完善的主要方向肯定是风险共担、利益共享。”

  在必须“合理降薪”的大前提之下,CBA球员和球队需要协商的问题,无非是降薪的比例、降薪的时间段,本赛季如果无法“复工”如何解决、“复工”后如果赛程缩水又该如何解决……如今CBA面临的一个有利情况是,很多其他职业联赛已经有了具体降薪办法和举措,因此CBA完全可以对各种方案进行优化,最终选择出一个最合理、能够最大程度上保证各方利益的方案。

  涉及降薪这种事,如果处理不好,很可能引来球员的埋怨甚至抵制,进而会影响军心。面对如此复杂的情况,如何制定一个公平的降薪规则,对于联赛管理方也将是一个非常大的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