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尔特:这时候本该在中国 居家这么久难免手痒

  • 时间:
  • 浏览:40
霍尔特单局限时赛夺冠

  在2月斩获单局限时赛冠军后,迈克尔·霍尔特希望能尽快回到下一场冠军争夺战中。

  “刺客”霍尔特今年在赛制特殊的单局限时赛终于如愿夺冠,在决赛中击败周跃龙的同时还获得5万英镑的冠军奖金,这是他24年职业生涯中的首个排名赛冠军头衔。

  单局限时赛一直是深受球员和球迷喜爱的赛事,所有场次均为一局定胜负,至多进行10分钟,出杆还限时在15秒和10秒内,如此特殊的赛制是世界斯诺克巡回赛(WST)中的独有。

  当然,超快节奏的比赛风格势必造成运气会对结果起到更大的影响,但霍尔特能连续两年杀进决赛,大多靠的并非运气。去年在决赛不敌塔猜亚·乌努后,霍尔特从中汲取经验和自信,最终成功将之转化为排名赛冠军。

  “十五年来,我一直怀疑自己还能不能夺得冠军,也许这个疑问已经由来已久。”霍尔特说,“但我还是想赢下一项常规斯诺克赛事的冠军,这是我一直努力的方向,也是我长期的目标,希望能保有自信。我现在知道自己有能力打进致胜夺冠的那颗球了,只期待能重回赛事。”

  “我若通过资格赛,这时候都该在中国了”

  “我有相当一段时间一直感觉自己状态很好,所以取得某些好成绩也并不意外,对未来我充满期待。单局赛后我没有想太多夺冠的事,因为很快就投入球员锦标赛了,而现在因为全世界都在防疫,让球员们有空去消化一些事。”

  “夺得冠军对我而言意义非常重大,在当前的形势下,这(冠军奖金)对我的经济状况也有很大帮助。”

  霍尔特既然能连续两年在单局限时赛打进决赛,说明他已然可以很好地处理那种压力。来自诺丁汉的霍尔特表示自己很喜欢这项赛事,出杆限时的硬性规定直接消除了犹豫不决带来的消极影响。

  “我真的很适应那里的气氛,这种赛制我很吃得开,完全是超脱自我地打,”41岁的霍尔特说,“其实我有能力处理任何一杆球,可在心理层面的斗争我总是很挣扎,出杆限时让我把精力集中在当下,迫使我无法乱想其他的事。”

  “倒不是说我以后要尝试提高出球速度,重点不在这。有时我平均出杆时间特别长,但并非是因为我打球慢,而是因为我总不相信直觉。我本该果断出手,可总是考虑后面的策略,导致一杆球比平常多花了4到5秒钟。”

  这是他24年职业生涯中的首个排名赛冠军头衔

  今年,值得霍尔特庆祝的不只是职业生涯排名赛首冠,还有他第二个孩子的降生——女儿萨迪。目前英国因防疫需求要求人们居家隔离,居民日常生活收到影响。但在霍尔特看来,作为职业斯诺克球员在以往在紧密的赛程中可抽不出这么大块的时间来陪伴家人。

  “这就是居家自我隔离的好处了,我没法去任何地方,不会离开家,妻子很热爱生活,自然也很高兴。”霍尔特表示,他目前与妻子艾米、儿子裘德和小女儿萨迪享受美好的家庭时光,“我和家人在一块很开心,虽然见不到我父亲这件事有点难过,但我们一家四口在一块的时间真的很不容易有。”

  “这段日子过得很美,等到疫情好转我就能回去训练了,希望一切都好。正常来讲我若通过资格赛,这时候都该在中国了,回来直接打世锦赛资格赛。我家没有球台,所以目前还没法练球。我真的很想念打比赛的感觉,以往赛程很密集倒不觉得怎样,但现在居家这么久,难免开始手痒。”

  “要是谁说明天就能出门打球了,那我肯定会去,但这种事不是我能说了算的,所以也不会想太多。希望等一切归于平静,我能在世锦赛举办前有些时间找回手感,我会为此做足准备。”

  世界斯诺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