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体育之窗与排协合作背后的故事

  • 时间:
  • 浏览:46

  4月21日,一纸红头文件,让中国排协和体育之窗公司历时4年多的商务合作戛然而止。

  这份来自排协的公告称:排球之窗自2017-2018赛季至今欠付合同款项,体育之窗有限公司、体育之窗股份公司亦未承担相应的合同义务,已构成严重违约。

  已通知排球之窗、体育之窗有限公司、体育之窗股份公司,上述《合作协议》及《补充协议》于2020年4月14日解除。

  其实,早在半年前,新浪就收到了体育之窗方面的一个“特殊要求”。

  当时排球之窗的一位高管悄悄联系新浪体育,希望在微博上注销掉“体育之窗CEO高宏”的个人认证账号。

  时至今日再去微博搜索高宏,已经查无此人。

  过去几年,排协已经屡次警告体育之窗拖欠费用。实际上这家公司的员工已经所剩无几,没有能力再去运营排超联赛了。

  而直到昨天,排协才忍无可忍地解除合同,也恰恰说明了对现实的无奈。

  实际上,中国排球这么多年来的顽疾一直存在着:女排走到哪里都备受热捧,但排球联赛的市场接受程度,却连中超和CBA的零头都够不到。

  女排奥运夺冠 给联赛带来高潮

  2015年,中国女排阔别11年再度获得世界冠军。

  但在当年年底的排球联赛开幕前,主赞助商361°合约到期,没有选择与中国排协续约。

  这样的局面,也使得各队不得不自主解决选手们的服装与运动装备问题。

  联赛从一开始,就处于了无衣可穿的“裸奔”状态。

  2016年里约奥运会女排再次夺冠,进一步推高了女排选手们的明星人气,中国排球联赛亦开始为进一步职业化试水。

  体育之窗和排球之窗正是在这个时间节点入场,成为中国排球联赛的商务运营推广方。

  双方在2016年7月签下了一份5年的合作协议。

  正是因为有如此多的因素存在,中国的排球的热度在这一年被推向了高潮。

  高潮——被北京的球迷亲昵地称为“二大爷”,他曾经是北京国安俱乐部的总经理。而2017年,从国安退休的他开始担任排球之窗的总裁。

  在接受采访时,“二大爷”高潮表示,排球之窗在这个项目上的投入不便透露,但“应该是个不小的数目”;

  “从市场,从职业化来讲,它相对于目前中国的篮球和足球(联赛)还有一定的差距。我觉得我们在这方面还是需要进一步努力的。”

  虽然高潮不愿意说,但据记者了解,这个中标的价格,高达1年1亿元人民币。

  也就意味着,这份5年的合作,排球之窗要总共支付5亿元人民币,给中国排协。

  随后的几个赛季,国内排球联赛在升级为排超联赛后确实产生了一些变化。

  比如联赛扩军、增加赛程、网络转播增加、组织全明星赛、外援水平提升等等。

  价值远低预估 体育之窗豪赌失败

  体育之窗CEO高宏在2018年接受采访时,曾这样展望未来,他希望“以中国人的智慧和中国人的方式,将排超打造成一个世界级的IP”。

  不过,根据中国排协的公告,排球之窗自2017-2018赛季起,就开始欠付合同款项。

  换句话说,排协除了收到了第一个赛季的1亿元以外,再没能从这家公司拿到一毛钱。

  为何职业化多年的排超依然提不起人们的兴趣,商务推广更是格外坎坷?

  这可能有多方面的原因。

  首先,从全球角度来说,排球虽然被称作三大球之一,但其职业化和商业化程度比足篮球相去甚远。

  全世界数一数二的男女排顶级联赛只有意大利和土耳其联赛等欧洲赛事,而与中国相邻的日韩联赛,基本都是靠企业球队模式生存。比如三星,龙仁,东丽,日立,丰田……

  世界职业体育市场最为丰厚、也是排球发明国美国,都撑不起职业排球联赛。

  因此,职业排超想离开主赞助母公司输血,靠俱乐部自身经营实现自给自足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其次,在2018-19赛季和2019-20赛季,中国排球超级联赛为了配合国家队的集训,大幅度缩短了联赛时间。

  这让原本就少人问津的联赛雪上加霜。

  一个高度成熟的职业化联赛,最怕的就是朝令夕改。

  中国排超联赛虽然在世界上也属一流赛事,各支球队也加大了投入的力度,吸引到了金软景等高水平外援来参加。

  不过,联赛如果总是不能稳定地进行,赞助商的合同得不到尊重,那么就很难吸引到持续的资金投入。

  排超联赛,获得了多家平台联合上线力推,央视每周也都有直播。

  在如此帮助下,排超的价值依旧无法提升,甚至出现下降,那绝对是联赛的运营出了问题。

  没了赞助,冠军奖金可能就大幅度缩水。

  排超联赛的奖金为冠军奖金300万人民币,亚军260万人民币。一旦回到过去的局面,奖金幅度恐怕会倍减。

  就拿江苏女排拿到冠军的那个赛季来看,她们在3-1战胜浙江女排后首夺联赛冠军,却只有180万元进账。

  这让那些本想引援大展手脚的俱乐部,看到排超的投入产出比如此不成比例后,谁还愿意花钱呢?

  体育之窗的一位前员工告诉记者说,CEO高宏确实是想在排超开发上做出一些成绩,但是投出去的钱大部分石沉大海,整个市场对排超的反应也非常冷淡。

  “你们领导就没想着靠排球圈点钱?”

  得到的回答是—— “除了中国女排国家队,(你见过)有(谁)拿排球能圈着钱的么。”

  排超篮超中超 中国体育职业化道阻且长

  从中超和CBA再到排超,中国三大球的职业化已经有不短的一段时间,但呈现在我们面前的依然是一地鸡毛的尴尬。

  2015年体奥动力以5年80亿的天文数字拿下中超版权。

  仅仅过了1年,中国足协针对职业联赛出台了包括外援、U23等内容的一系列新政,就让联赛的竞争性和观赏性降低。

  这对未来的中超海外转播落地和版权分销,难免不会带来负面影响,也让双方的合作一度产生了分歧。

  体奥动力决定暂缓支付第二笔版权费6亿元。最后经过协商,双方将原本5年的版权合同延长为10年,价格从80亿元增加到110亿元。

  新协议时间增加了5年,但只增长了30亿元,中超版权费看似增长,实际是在缩水。这就是赛事出品方频繁更改产品本身,而付出的代价。

  但即便是这个价格,体奥动力方面也难言满意。

  因朝令夕改,领导一拍脑门就能决定政策的奇葩联赛,投资人还能睡得踏实吗?

  一会儿国字号踢联赛,一会儿允许归化球员,一会儿让建中国足球联盟权力下放,一会儿又得国家说了算,这样的联赛你敢踏踏实实花钱吗?

  比中超情况稍好的CBA,最近也有走下坡路的趋势。中国队去年在家门口的大败让姚明本来不错的改革蒙上了阴影。

  尽管中国移动刚刚跟篮协签订了5年40亿的大合同,但坊间传闻合同金额并没有那么大,设定的达成条件也比较苛刻,这个金额更多是CBA给外界传达的一种信心而已。

  排超,恐怕未来是更难了。

  没了体育之窗,一切又要回到2016年推倒重来。

  这个高宏口中的世界级IP,连1年1亿元人民币的价值都撑不起来的国内最顶级联赛,该如何自处?

  这恐怕需要有关部门更多的思考。

  看看中国女排签下的30多个赞助商,再看看一地鸡毛的排超,中国体育职业化之路依旧任重道远。

  一个联赛的职业化发展受阻,可能是单方面或本身的原因所致。

  但如果一个国家的头部赛事都存在着类似的问题,我们是否应该考虑决策层面的彻底改变?

  足协,篮协,排协的存在和各种政令的下达,对中超,CBA和排超本身价值的提升究竟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

  在职业化高度发达的欧美体育联盟,联盟本身的话语权甚至大过各国的相关体育协会。遇到问题大家各自维护各自的利益,可以协商出一个相对双赢的方案。

  但以中国体育目前的情况,若只是从政令本身出发,维护的更大可能是协会的利益,而不是(职业体育)联盟投资人的利益。

  <<

  当真正花钱的时候,又是联盟和投资人花钱,协会收钱。

  只尽义务,却不给权利,你愿意当这样的“冤大头”么?

  (洋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