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讧!他们要成新冠疫情下第一对解体的双星?

  • 时间:
  • 浏览:35

  新冠疫情威胁的不止是每个人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它也像无声无息的隐形杀手,破坏着朋友亲人之间那本亲密无间的羁绊,很多人因为它反目成仇,从与子同袍的战友变成了冷眼相对的陌路人。

  只用了一个月不到的时间,美国的新冠感染者已经从最初的几百人暴涨到50万人,成为这五十万分之一的滋味,相信对谁都不好受,尤其是在你很有可能是传染自你关系最密切的队友的时候。米切尔在感染新冠病毒后,和戈贝尔的心结如今看来也未能解开。

  根据TheAthletic记者ShamsCharania,SamAmick和TonyJones的联合报道,爵士到俄城客场前两天的旅途中,戈贝尔和米切尔经常共处,他们在球队大巴和球队包机上坐得都很近。多名消息人士透露,爵士方面努力向米切尔澄清,到底是谁把病毒传染给了米切尔,戈贝尔还是其他某个人,甚至是米切尔传染给了戈贝尔,根本无从确定。

  米切尔拒绝就此事接受采访。但他曾于3月16日“早安美国”节目视频连线的过程中明确表示,自己对戈贝尔整件事中的表现感到不快。

  爵士已经开始着手修复米切尔和戈贝尔的关系,但是多名消息人士透露,米切尔依然不情愿修复那些可能已经出现的裂痕。

  “看上去两人的关系似乎是不可挽回的。”了解情况的一名消息人士透露。

  我们不是米切尔,没法感同身受患上新冠病毒是什么感觉,在不了解情况的时候劝一个人大度,是慷他人之慨。作为后确诊的人,他自然有足够的理由去怀疑他的病毒是先确诊的戈贝尔传染给他的,关于这次新冠病毒究竟是谁传染给谁根本就无从挖掘了,可只是因为单纯的怀疑戈贝尔传染才让两人关系破裂吗?两人的关系破裂,显然还有更多的细节。

  据爵士主帅斯奈德回忆,爵士队第一次讨论新冠病毒是在2月25日的主场训练日。而直到3月1日,NBA才发布了第一份指导球队讨论这种疾病危险的备忘录。爵士的预防措施和会议,只会从那时开始变得更加全面。

  爵士前锋乔·英格尔斯说:“在这疫情高峰成为全美热议的话题之前的几周,我们的主教练就和我们讨论这个问题。所以我们觉得自己比其他球队、其他公司都更领先一步了解这个病毒。”

  甚至在当时,爵士队内有人认为斯奈德和他的员工可能做得太多了。但是,正如世界如今已经认识到的那样,在应对这类世界性传染病时,过度反应总比反应不足好。

  “我们就此事(新冠疫情)进行了更多的沟通,你会觉得这只是个时间问题(在它登陆NBA之前),”斯奈德解释道。“我想让我们的队员们接受这方面的教育,不管它会变得多么极端,所以我们开始(交谈)。我试着让我们所有人都试着保持乐观,只是通过谈话和会议的方式,试着让每个人一开始都提高防疫意识。”

  起初,只有斯奈德一个人分享他对这一可怕事件的看法。他试图提高球队的集体意识,让他们看到除了篮球之外的世界,更密切地关注每个人可能将面临的威胁。他甚至会在赛后的全队讲话中提到这一点,就像他在3月7日爵士111-105战胜底特律活塞队之后所做的那样。

  斯奈德也寻求了专家的帮助。在爵士对阵活塞的四场客场之旅中,他要求爵士教练埃里克·沃特斯就此事召开一次更正式的会议,并发表自己的看法。

  有一个PowerPoint演示文稿和COVID-19小册子供球员保存阅读。在四场客场之旅,对克里夫兰、纽约、波士顿和底特律的比赛中,客队更衣室里的每个人都有Purell牌的洗手液。爵士有人用湿巾擦拭每个人的手机,并强烈建议他们停止为粉丝签名。

  英格尔斯承认,球员们仍然有些掉以轻心。

  当爵士从四场客场之旅回到主场时,斯奈德和他的队友们决定更深入地探讨这个问题,他们希望能改变包括戈贝尔在内的所有球员的态度。他们计划于3月9日在盐湖城举行会议,与会者包括犹他大学的医生戴夫·佩特隆和附近大学的其他医生。佩特隆自2014年以来一直担任爵士队的首席医疗官。周一晚上对阵多伦多的比赛,他们花了一个多小时在上午的投篮练习后讨论这个话题。

  “我们的想法只是在某种程度上不断增加(疫情信息),”斯奈德谈到会议时说。“当时,华盛顿州爆发了疫情并开始蔓延。”

  英格尔斯说:“(会议)相当深入。之前施耐德开的会议,还有这次会议,我想这是一次能唤醒所有人的会议。(球员们)说,‘好吧,这很严重,我们需要负责任。每个人都需要洗手。如果你有任何症状或其他什么,得让其他人都知道。’”

  施耐德和爵士队对新冠可能到来的危机做了充足的准备工作并试图让每个球员明白这有多么可怕,然而戈贝尔还是不当一回事儿,在离开新闻发布会时,摸了摸台上每个麦克风,让每个记者瞠目结舌。

  这才是米切尔生气的真正原因,球队已经做足了准备,教练三番五次的说疫情还请来医学专家开会,可你戈贝尔在干什么呢?你不注重保护你自己不就是间接的伤害队友吗?

  米切尔夏天就可以跳出新秀合同签下一份新合同,在如此关键的时期被传染上新冠病毒,米切尔自有他不爽戈贝尔的足够理由,一你是我生病的最大传染嫌疑人,二你可能让我损失几百甚至上千万,我为什么还要对你笑脸相迎呢?

  爵士两位主将的关系如何修复是需要球队内部探讨的问题,国王球星福克斯也在社交媒体上呼吁两人言和,可是彼此之间的信任就像一张白纸,如今这张白纸已经被揉成了纸团,再想重新让这张白纸展平,已经很难了。

  (三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