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落民间的顶尖高手

  • 时间:
  • 浏览:35
作者:马邦杰

24日,北京天蓝草绿,和风煦日。海淀区蓝靛厂南路旁的宝联体育公园内,正在举行一场草根赛事——“星期日慢投垒球公开赛”。

上午11点32分,场边的很多观众都举起了手机,摄像头对准赛场上一位身材修长的中年男子。他双手持棒,炯炯有神的双眼盯着正在准备投球的对手。

“他是来打本垒打的,他有这样的绝对实力。”赛事组织者、北京达阵棒球俱乐部主席燕军说。

话音刚落,只听“砰”的一声脆响。黄绿色的垒球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飞出了球场。场内外响起一片惊呼。

12点08分,这位男子再次上场击球,又打出一个漂亮的本垒打。

按照赛事的规定,每个本垒打奖励500元人民币。这位男子在36分钟内,赢得了1000元。

“我们之所以设置本垒打奖,就是要表明技术是有价值的。”燕军说。

这位表现惊艳的男子在中国棒球界大名鼎鼎,是中国大陆第一个加盟美国职业棒球联赛的选手。他的名字叫王超。

说起他时,场边一位球员两眼直直地望着场内正在从容跑垒的王超,低声说:“去年在平谷比赛,我故意投了个‘坏球’,落点根本不在有效区内,即使如此,王超仍然能够调整身姿打出了本垒打。他在我们这里是神一样的存在。”

一场比赛结束,王超走下场地。旁边一位队友向他请教击打技术。他现场一边比画一边说:“关键在于挥棒姿势和击打点的选择。有些人就是差了那么一点点,但就那一点点细节决定你能否打出本垒打,也往往能够决定比赛的结果。”

细节决定成败。高手之所以技术精湛,在于细节处理完美。

“高手的水平之高,我们业余选手有时无法想象。”燕军说,“2017年,我们达阵棒球俱乐部接待了一个美国旅游团。一群平均72岁的美国老头和我们打了一场比赛,结果人家在比赛中根本不用跑,走着就把我们打趴下了。为什么?因为人家几乎每次击打都是本垒打。原来他们队中有好几名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退役的,剩下的也都是玩了一辈子棒球的老炮。”

燕军说,业余选手根本不可能具备职业高手的技术,因为那需要在职业环境里潜心磨炼。“高手可以流落到民间。但在职业体育时代,业余环境产生不了高手。”

2001年,当时18岁的王超与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西雅图水手队签约。2004年,他回到国内。

回国之后,他先后随天津和北京队夺得过全运会的金牌。随后,他就退役了。专业队出身的他再也不想回到专业环境中去了。现在,他主要做社会棒球培训,鼓励自己的学生走上学打球的道路。

“专业队这条路太窄,不好走。”他说,“我鼓励跟我学球的孩子上大学。我的一个学生已经去美国大学打棒球了,参加NCAA(美国大学生体育协会)的棒球比赛。在那里他能接受很好的训练,也有机会成为职业选手。”

“我们中国人很多有打棒垒球的天赋。我们能打好棒垒球。但我们需要更多的棒球文化氛围,让那些有棒垒球天赋的人有展现的机会。”王超说。

他认为,中国需要有更多“星期日慢投垒球公开赛”这样的草根赛事,以及更多像“达阵棒球俱乐部”这样的草根棒球组织。

“体育是挑战人类极限的,有些人不能成为高水平的选手,那么他们可以付费来观看高水平的表演。”王超说,“这些人是体育的消费者,没有他们,职业体育和体育产业就无从谈起。那么如何培养消费者?那就要靠草根俱乐部和草根赛事。”

2014年10月,《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正式出台,其中规定“取消商业性和群众性体育赛事活动审批”。凭此,达阵棒球俱乐部自次年起连续举办“慢投垒球公开赛”,至今已经培养出一批爱好者。

“疫情期间,我们比赛还有防疫要求,规模不能太大。”燕军说,“只要天气允许,我们现在每周日都有比赛,每次都有很多人报不上名。”

在这次参赛的6支队伍中,有一支全部由妈妈组成的“天小队”——天通苑小学队。一位妈妈说:“我们是因为孩子打棒垒球而喜欢上了棒垒球。现在有些孩子上初中不打球了,我们却欲罢不能了。”

每支参赛队伍20人左右,交参赛费1000元,可以从早上八点半到下午六点半打三场比赛,每场比赛平均每人花费仅10多元。虽是草根业余赛事,但参赛者享受的却是专业的红土球场、国际级裁判的执法,还有与王超这样顶尖高手过招的机会。

下午六点半,日斜西山,宝联体育公园内人影散乱。一场都市的草根体育比赛结束了,人们弹弹白色参赛裤子染上的红土,背着球包走向停车场。

下周日,如果老天帮忙,这些棒垒球爱好者还将度过美妙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