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研报④|日本体育治理体系研究:动漫产业助推作用显著

  • 时间:
  • 浏览:75

        【编者按】: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严重威胁人类的健康安全。长久以来,党和国家坚持“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这场重大疫情既是考验全体国民的微观免疫力,同时也是对中国体育治理的宏观大考。

        如何切实提高全民身体素质,提升我国体育治理效能,加快推进体育治理现代化?新华体育联合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体育金融研究中心推出系列体育研究报告,既着眼国际范围,全方位对标和借鉴海外成熟经验,也从宏观经济、社会、法律和政策的视角去挖掘体育的全面价值,以期更好地构建中国体育与经济、社会的深度链接。

        自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全面深化改革的指导思想、目标任务、重大原则,我国体育管理体制改革深入推进,坚持问题导向,着力解决行政、事业、社团、企业四位一体的弊端,努力构建小政府、强社团、大社会的体育发展新格局。因此,了解和学习发达国家体育治理体系有利于我国体育事业深化改革的进程。

        此篇文章,我们将具体了解日本体育管理机制,旨在帮助我国在体育管理机制改革中发展出符合自身国情的体育治理模式。

        日本体育治理体系的历史变迁

        日本体育治理体系的变迁分为五个阶段。一是战后重建时期日本体育事务建设进程。二战结束,日本被太平洋盟军最高司令部(supreme command of allies in the pacific,SCAP)占领,开展了一系列“人权改革”,体育层面主要是把“为国防和军事而进行体育锻炼”的体育理念转变成“提高人们生活的舒适性和青少年的健康成长”。

        图1:战后重建时期日本体育事务建设进程(图片来源:公开信息整理)

        同时,在这一时期政府为了“重拾公民信心”和“向世界证明日本没有因为战败而一蹶不振”,日本体育事务发展的重心逐渐偏向提高竞技水平、获得优异竞技成绩,以及积极举办国际体育大型赛事上(图1)。

        图2:日本经济发展与提升人民福祉时期的体育事务建设(图片来源:公开信息整理)

        二是日本经济发展与提升人民福祉时期的体育事务建设。经历重建后,日本经济在60年代高速发展,同时大众对于生活品质的需求也随着经济快速增长而变得越发强烈。在此背景下,1964年11月内阁总理大臣咨询国民生活番议会,制定了“在经济发展的同时也要确保人民的生活品质也应相对提升”的政策。

        同年12月内阁会议制定《关于增进国民健康与体力的对策》,由此日本体育发展的重心开始逐渐偏向群众体育(图2)。

        图3:新自由经济主义下的日本体育事务建设(图片来源:公开数据整理)

        三是新自由主义下的体育政策空白期。八十年代是日本“缺乏体育政策的时期”,其特点就是没有明确的体育政策,主要由“新自由主义的福利体制改革”而导致:由于八十年代经济增长下行和政府财政吃紧等原因,日本政府的福利政策由“福利主义”转变为“新自由主义式日本型福利社会”,于是从1982年起日本开始削减相关体育财政预算,作为新福利政策推行的试金石。

        但1986年汉城亚运会失利后,日本各界感到了体育事务发展不足的危机感,政府重新重视日本体育事务的发展(尤其是竞技体育),并出台一系列相关政策(如图3)。

        图4:泡沫经济破裂背景下的日本体育事务建设(图片来源公开数据整理)

        四是泡沫经济破裂背景下的日本体育事务发展。1991年日本泡沫经济破灭后,经济持续低迷,国内企业大规模破产、失业率上升、国民消费能力下降,导致日本运动设施建设不断减少、群众运动参与率持续下降。

        而90年代日本政府虽然也同样强调竞技能力的提升,但由于缺少经费,实际上将竞技体育交给民间组织来负责,部分政府对群众体育也处于不插手的状态,更何谈相关政策(图4)。

        图5:寻求全面复兴与社会问题严重时期日本体育事务的发展(图片来源:公开信息整理)

        五是寻求全面复兴与社会问题严重时期日本体育事务的发展。来到21世纪,日本经济出现复苏的迹象,国家开始逐步谋求与其经济实力相匹配的政治地位,因而更加重视竞技体育的发展,并把振兴竞技体育作为振兴国家、实现民族复兴的重要途径。

        而群众体育也受到格外重视,政府认为面对老龄化和少子化社会,实现全民健身可以达到四个目的:1、培养身心健全的青少年;2、让社区再生,建立社区认同,拉近人与人的距离;3、带动经济增长的同时减少医疗支出;4、运动作为全球共通语言,可以促进国际交流。因此在日本相继出台多项体育政策来促进体育事务的发展(图5)。

        日本体育治理体系

    

        图6:日本体育治理体系(日本体育厅文件资料收集)

        日本体育治理体系主要由官府体育机构(如文部科学省下属的体育厅)、独立行政法人机构(如体育振兴中心)和民间体育运动组织(如奥委会、体育协会)共同管理,并建立“中央-都道府县-市区町村”地区分级管理机制和各部门合作机制(如图6)。

        其中文部科学省下属的体育厅是核心职能机构采取“五课两参事”的组织形式,“五课”为政策课、健康体育课、竞技体育课、国际课、奥运及残奥课,“两参事”包含区域参事官和民间参事官,各项间都有明确的工作分工。

        图7:日本体育厅与其它省厅的相关合作(图片来源日本体育厅官网)

        根据《日本体育基本法》的“体育事务发展的目的是让国民一生都能过上身心健康的生活”,政府认为体育事务的发展是社会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应以体育厅为核心与其它各个省厅合作推动,具体如图7所示。

        将其细分,日本体育治理机制可分为竞技体育、群众体育和学校体育:

        图8:日本奥委会、日本国家训练营和中央竞技团体合作关系图(来源:日本奥委会《JOC将来的猜想》)

        一为竞技体育。日本竞技体育发展依靠中央层的文部省下属体育厅,社会层的国家奥委会(JOC)、中央竞技团体(NF)和国家训练营(NTC)(具体运营方式如图8所示)以及地方层的各都道府县及其体育协会各司其职地完成工作。

        图9:竞技运动员培养“一贯指导系统”(来源:日本体育厅)

        根据2000年制定的《体育振兴基本计划》规定:竞技体育管理部门应和各类学校共同培养竞技运动员,打造以“一贯指导系统”为核心的人才培养体系,并使其能贯穿竞技运动员培养的每一阶段。

        因此该系统成为日本竞技人才培养与选拔的核心机制(图9),其运行核心是根据竞技运动员的成长规律并结合运动员的个性与特点,采取科学的指导措施使得运动员能够可持续、有规律、有计划地发挥个性特点,直至成为优秀运动员。

        该系统的特征有三点:系统、科学——该系统将优秀竞技人才培养过程分为体验、选拔、训练和强化4个阶段,每个阶段都会科学的设定不同培养目标;分层、分类——对不同年龄层、参与不同种类赛事的运动员进行区分,选择不同的方式进行培养;持续、连贯——借助日本奥委会和日本体育协会的支援,对从全国选拔出来的青少年进行全方位的培养,并突出其中的连贯性和持续性。

        图10:日本体育厅2015年制定的群众体育问题清单(来源:日本体育厅《体育行政的现状》)

        二为群众体育。根据日本体育厅于2015年12月发布的《体育行政的现状》指出:推动群众体育发展的目标应是使全国各地居民可以随时随地参与到体育运动当中,并在人口老龄化和少子化的压力下保障和促进居民的健康,从而达到体育运动能贴近人们的生活、延长居民的寿命和减少医疗费用支出的目标。为此,日本体育厅明确了当前和未来需要解决的问题(图10),日本文部科学省则采取了在各个社区创立综合型社区体育俱乐部的方式。

        1995年以来日本文部科学省积极推广综合型社区运动俱乐部的建立,除推出《运动计划基本概要》等文件,也在官网中明确了具体的的执行步骤(图11),还辅导综合型社区运动俱乐部发展成为自主经营的社会团体组织,并制定了十项标准:

        (1)成立运营委员会和办公室;

        (2)培养俱乐部经营人才;

        (3)确保收入的多样性;

        (4)开展有吸引力的活动;

        (5)宣传活动;

        (6)制作活动纪律和报告书;

        (7)联谊场所(club house);

        (8)社区运动指导员的培育;

        (9)取得非盈利性组织法人(NPO)资格;

        (10)危机管理。

        同时,文部科学省也明确了综合型运动俱乐部创立的十个好处:

        (1)孕育运动文化;

        (2)培养健全的青少年;

        (3)恢复社区的教育力量;

        (4)社区营造;

        (5)增加亲子和亲戚间的交流;

        (6)增加世代间的交流;

        (7)有效利用运动设施;

        (8)改善健康水准;

        (9)减少医疗费用;

        (10)创造老年人的生活福祉。

        因此,综合性运动俱乐部创办的目的就是让居民能更多的参与到社区活动和社区创造当中,让运动俱乐部成为每个居民的人生伴侣。

        综合型运动俱乐部的创办有四种形式:由会员捐赠资金、自发成立的自发组织型俱乐部;以接受文部科学省和地方政府机关扶助金的示范单位为基础而成立行政辅助型俱乐部;由民间自发组织形成,但接受日本体育协会和日本游憩协会的辅助而成立的民间团体辅助型俱乐部;包括“民间盈利型团体”、“民间非盈利型团体”和“公办民营型团体”的民间设施型俱乐部。

        三是学校体育。根据2015年日本体育厅出台的《体育实施现状报告》中对学校体育所下定义:“日本学校体育主要分为两部分内容:学校体育课程的设置和学校运动部的活动。”

        体育课程部分,日本文部科学省2008年曾颁布《小学、初中学习指导要领》(简称《要领》),该要领中明确了中小学体育课程教学基本方针、课程内容设计方式和教师聘用标准。

        课程教学基本方针并非仅局限于让学生了解体育项目、提高身体素质和运动技能,而是将体育作为了一种“身体教育”,冀望通过体育运动使得学生的成长能够身心健康,养成公正、合作和遵守规则的意识。同时该《要领》还明确:“日本体育课应最大程度的体现人本主义基本教育方针,青少年体育的发展皆以“人”的全面发展作为教育价值观念的最高宗旨。”

        因此,课程教学基本方针的目的应是通过促进学生”运动“和”健康“两个方面的发展,使得学生成为兼具丰富知识和完美体格的人。

        在体育课程内容的设计方面,日本文部省在各学段都设置了需要完成的教学内容,主要是基于现代体育项目(跑、跳、足球等项目)之上增加与生活紧密相关的体育项目和日本传统体育项目。如“夏季穿衣游泳课”(提高落水自救能力)、日本柔道、剑道、相扑等。同时,课程内容设计还采取了实践与理论并行的模式,最终考察学生所学的体育理论知识,不仅要提交论述报搞,还要参加卷面考试。

        在聘用教师方面,日本采取了两种方式:聘任学校体育教师和招募外部教练。小学体育老师主要由班主任兼任,只有极少的专职体育老师;在初、高中由专职体育教师承担授课任务,而专职体育教师在入职前必须达到文部科学省的教师准入标准和体育教育硕士学位。

        外部教练招募一般有两种途径,一是由学校校长和教师在熟知的毕业生或学校周边的专业教练当中挑选;另一种是由体育中介机构与学校签到外包协议,由中介机构结合学情况进行招募和管理。

        日本中小学体育部是学生自发建立的以学校为中心、以全体学生为服务对象的开放式俱乐部,由具有资格、经验的区域体育中心和相关体育集体的高水平运动员或经历丰富的成员担任指导员来运行其宗旨是通过资源的整合再利用,争取让每个学生都能平等地参与到体育运动当中。

        具体活动一般分为两种:一种是由学校统一安排的必修活动,要求学生在科学、体育和劳动课中选择自己喜欢的一类上课;另一种是不受学校统一安排的自由活动,学生可自由学习感兴趣的项目。在学习实践中,体育教师仅提供指导和引导,而不进行考核评价。

        动漫产业的发展对日本体育事务发展的促进作用

        日本被誉为“动漫王国“,动漫产业仅次于汽车及家用电器产业成为第三大产业,是世界上第一大动漫作品出口国,占据国际市场60%,欧美市场80%以上。

        根据日本动画协会披露的数据,2016年日本广义动漫市场(包括动漫衍生品、动漫展等)规模突破2万亿日元,狭义动漫市场(主要是TV动漫、动漫电影等)规模也达到2301亿日元。

        日本动漫产业强势发展的原因有很多,其中借助体育产业发挥次级品牌杠杆效应(定义:品牌通过其它实体扩大受众)也是其中之一。根据日本动画协会的信息披露,截至2011年日本体育类动漫共计出品1321部;代表作《灌篮高手》在1990-1996年(连载时间)共计发行量达1亿2136万,排名日本漫画销售量的第五位。

        图为日本较为著名的体育动漫。

        同时,动漫产业也极大地推广和普及了体育事务,具体路径可总结为三个方面:培养青少年体育兴趣、助推体育政策实施和协助体育赛事承办。

        在培养青少年体育兴趣方面,根据日本足球协会统计,在《足球小将》连载开始的1981年,注册的小学生足球人口约为11万,但在结束连载的1988年,注册的小学生足球人口达到了24万人,增长率达到了118.9%;而在2002年韩日世界杯前的采访中,23名日本足球运动员中有16人表示是由于观看了《足球小将》才开始接触和喜欢上了足球。

        在助推体育政策实施方面,以日本《全民瘦腰计划》与熊本熊(Kumamon)为例,2008年日本厚生劳动省推出了《全民瘦腰计划》要求各个地方政府和企业45岁至65岁的员工腰围必须控制在健康腰围数据以内(根据国际糖尿病协会提出的男性腰围85厘米、女性腰围90厘米),腰围超标者必须减肥,若减肥不成功者将接受健康教育或相应处罚。

        而在2015年“熊本熊减肥失败事件”又通过卡通人物熊本熊将该政策向大众进行了进一步的宣传和普及。其具体事件如下:2011年熊本熊以卡通人物的身份被任命为熊本县营业部部长兼幸福部部长,成为日本第一位卡通人物公务员。

        日本体育动漫《灌篮高手》的宣传画报。

        2014年末熊本熊由于腰围与体重数据未达到《全民瘦腰计划》的规定宣布实行减肥计划。2015年,熊本县官方称由于熊本熊偷吃巧克力导致减肥计划失败,熊本熊受到了降职处罚,由营业部长降职为代理营业部长,在发布会上熊本熊沮丧地告诫减肥者要引以为戒,并借此强调健康饮食和加强运动的重要性。

        在协助体育赛事承办方面,以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申办和推广为例,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闭幕式的东京奥运会宣传片中,“安培马里奥”(由日本首相安培晋三扮演的超级马里奥)、“哆啦A梦”、“凯蒂猫”(hello Kitty)、“足球小子”等日本原创卡通人物相继登台亮相,在海内外引起了极大的反响(据Youtube数据显示,截至今天东京奥运宣传片浏览量为322万次,里约奥运会宣传片浏览量为234次)。

        据东京奥运会策划导演团团员之一佐佐木宏介绍:出现在伦敦奥运会交接仪式上的是足球明星贝克汉姆,而登场里约奥运会交接仪式的则是足球界的传奇人物贝利。然而,东京奥运会却难以找到一位闻名世界的日本运动员。于是就有了“用马里奥或哆啦A梦来做日本的代表也未尝不可”的意见,认为“如此一来更有利于展现日本作为和平国家的形象”。

        而在现今东京奥运会推广期间,2018年日本奥组委宣布由阿童木(铁臂阿童木)、地缚猫(妖怪手表)、悟空(龙珠)、路飞(海贼王)、漩涡鸣人(火影忍者)、光之美少女(光之美少女,2人)、水冰月(美少女战士)和野原新之助(蜡笔小新)九位耳熟能详的卡通人物担任日本东京奥运会的形象大使;2019年日本奥组委宣布将为各参赛国设计拟人的动漫形象。(作者:黄旌沛、郭家良)